当前位置:鸳鸯池财经长清僧 阅读附答案
长清僧 阅读附答案
2023-01-15

长清僧

【清】蒲松龄

长清僧,道行高洁,年七十余犹健。一日,颠仆不起,寺僧奔救,已圆寂矣。僧不自知死,魂飘去至河南界。河南有故绅子,率十余骑,按鹰猎兔。马逸,堕毙。魂适相值,翕然而合,遂渐苏。厮仆环问之张目曰胡至此众扶归入门则粉白黛绿者纷集顾问大骇曰我僧也胡至此家人以为妄共提耳悟之。僧亦不自申解,但闭目不复有言。饷以脱粟则食,酒肉则拒。夜独宿,不受妻妾奉。

数日后,忽思少步。众皆喜。既出少定,即有诸仆纷来,钱簿谷籍,杂请会计。公子托以病倦,悉谢绝之。惟问:山东长清县,知之否?共答:知之。曰:我百无聊赖,欲往游瞩,宜即治任。众谓:新瘳,未应远涉。不听,翼日遂发。抵长清,视风物如昨。无烦问途,竟至兰若。弟子数人见贵客至,伏谒甚恭。乃问:老僧焉往?答云:吾师曩已物化。问墓所,群导以往,则三尺孤坟,荒草犹未合也。众僧不知何意。既而戒马欲归,嘱曰:汝师戒行之僧,所遗手泽宜恪守,勿俾损坏。众唯唯。乃行。既归,灰心木坐,了不勾当家务。

居数月,出门自遁,直抵旧寺,谓弟子曰:我即汝师。众疑其谬,相视而笑。乃述返魂之由,又言生平所为,悉符。众乃信,居以故榻,事之如平日。后公子家屡以舆马来,哀请之,略不顾瞻。又年余,夫人遣纪纲至,多所馈遗,金帛皆却之,惟受布袍一袭而已。友人或至其乡,敬造之。见其人默然诚笃;年仅而立,而辄道其八十余年事。

异史氏曰:人死则魂散,其千里而不散者,性定故耳。余于僧,不异之乎其再生,而异之乎其入纷华靡丽之乡,而能绝人以逃世也。若眼睛一闪,而兰麝熏心,有求死而不得者矣,况僧乎哉!(《聊斋志异》)

17.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正确的一项是

A.马逸,坠毙 逸:奔跑,狂奔

B.吾师曩已物化 物化:事物的变化

C.既而戒马欲归   戒:戒备

D.了不勾当家务 勾当:行当,事情

18.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相视而笑 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

B.哀请之 惟君图之

C.乃述返魂之由 今其智乃反不能及

D.群导以往 予分当引决,然而隐忍以行

19.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正确的一项是

A.作者蒲松龄认为:人死之后就会魂飞魄散,而老僧的魂魄之所以能够经千里而不散,是因为他思念故里的情意深切。

B.老僧的魂魄离开身体后,飘到河南地界,恰巧撞上了一个旧官宦家公子的尸体,而魂魄竟然与尸体相合,公子渐渐苏醒过来。

C.几天后,公子忆起之前自己所在的那个寺院,要求仆人备办行装,一群人当即出发前往山东的长清县。

D.后来,公子偷偷跑到寺院里面住,不再回家,公子的夫人多次亲自来到长清寺院看望,还赠送了很多东西,但公子只接受了一袭布袍而已。

20.用/给文中画波浪线的部分断句。(3分)

厮仆环问之张目曰胡至此众扶归入门则粉白黛绿者纷集顾问大骇曰我僧也胡至此家人以为妄共提耳悟之

21.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7分)

①僧亦不自申解,但闭目不复有言。饷以脱粟则食,酒肉则拒。(4分)

②公子托以病倦,悉谢绝之。惟问:山东长清县,知之否?(3分)

参考答案:

17.D(D连词,表修饰。A连词表修饰;连词表递进。B代词,他;代词,指阙秦以利晋。C 副词,于是;副词,竟然。)

18.B(A不是因为思念故里的情意深切,是因为性定。C不是当即,而是第二天。D公子的夫人派仆人到长清寺院。)

19.(3分)厮仆环问之/张目曰/胡至此/众扶归/入门/则粉白黛绿者/纷集顾问/大骇曰/我僧也/胡至此/家人以为妄/共提耳悟之。(错1处扣1分。)

20.(7分)①僧人自己也不申辩解释,只是闭着眼不再说话。给(他)拿粗米饭(他)就吃,酒肉(他)就拒绝。(译对但 、饷 、脱粟各1分,译对大意给1分。但:仅仅,只是。饷:动词,供给粮食。脱粟:粗米饭。)

②公子推托因为有病倦怠,全都拒绝了他们,只是问道:山东的长清县,(你们)知道它吗?(译对托字和悉 字各1分,译对大意给1分。托:推托;假托。悉:都。)

21.这三句描写了春晚寂静、昏暗、风雨凄迷的景象,渲染了凄清冷寂的氛围。(2分)为杜鹃出场作铺垫,也为后文表达词人飘零身世和凄凉的心境作铺垫。(2分)

【参考译文】

山东长清地方,有位道业高深、品行纯洁的老僧,七十多岁了还很康健。一天,他突然跌倒起不来了,寺里的僧人跑过去抢救,一看已经圆寂了;而他并不知道自己已死,灵魂飘然而去,到了河南地界。河南有个旧官宦世家的子弟,这天率领十几个骑马的侍从,架着猎鹰打兔子。忽然马受惊狂奔不止,公子从马上掉下来摔死了。这时老僧的灵魂恰好与公子的尸体相遇,倏忽而合,公子竟然渐渐苏醒过来。奴仆们围着他问讯,他睁开眼说:怎么来到这里!众人扶着他回了家。公子进门,搽粉描眉的姬妾们,纷纷聚集过来看望慰问。他大惊说:我是僧人,怎么来到了这里!家人以为太荒唐,都扯着他的耳朵恳切开导,想使他醒悟。僧人也不自我辩解,只是闭着眼不再说话。给他粗米饭才吃,凡是酒肉却拒绝。夜里他独自睡觉,不和妻妾在一起。

几天后,他忽然想稍微走动一下。家人都很高兴。出了房门后,他刚刚站定,就有几个仆人来到,拿着钱粮帐册,纷纷请他审理收支情况。公子推托因为有病倦怠,全都拒绝了他们,只是问道:山东的长清县,(你们)知道它吗?仆人们都回答说:知道。公子说:我烦闷无聊,要去那里游览一下,快备办行装。众人说他病才痊愈,不应出远门,但他不听,第二天就出门上路了。到了长清,他见当地的风光景物犹如昨天一样。不用烦劳问路,竟然到了佛寺。那老僧的好几个弟子见贵客来到,都非常恭敬地前来拜见。公子就问道:原来的老僧到哪里去了?他们回答说:我们的师父前些时候已经去世了。公子又问老僧的墓地。众僧引导着他前去,看了看那三尺孤坟,荒草还没长满。僧人们都不知这位公子是什么意思。不久公子备马要走,嘱咐说:你们的师父是个恪守戒律的僧人,他遗留下的手迹,应当谨慎地守护好,不要使它受到损害。众僧很恭敬地答应了,公子这才离去。回到家后,他木然呆坐,一点也不过问家务。

过了几个月,(公子)出门自己逃走,直接到达以前的寺院,对弟子们说:我就是你们的师父。众僧怀疑他说得荒唐,相视而笑。老僧于是叙述了他还魂的经过,又说了自己生前的所作所为,全都符合事实。众僧这才信以为真,让他睡在原来的床上,仍像过去那样侍奉他。后来公子家里屡次派车马来,苦苦地请他回家,他丝毫都不理会。又过了一年多,公子的夫人派管家来到长清寺院,赠送了很多东西。凡是金银绸缎他一概不要,只收下一件布袍而已。公子的朋友中有人到了长清,去寺院拜访他。见他默然处之,心志坚定;虽年仅三十多岁,却总说他八十多年所经历的事情。

蒲松龄评论:人死则魂飞魄散。老僧的魂魄经千里而不散,是因为他性定。这个僧人,我不是惊讶于他的回魂再生,而惊讶于他进入华丽、奢侈的地方,而能自绝于人,逃世为僧。眼睛一闪,而被兰麝的香气迷住了心窍心,即使想求(保全名声)死去也没有办法,何况是出家为僧呢!

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